red song my only

希望以后还能看见您🙏🙏🙏

同居日常 01

想太太辽😭😭😭

摸鱼玩家:

  “我们同居好不好?”建议是陈立农提出来的,在他们录完节目以后,他搂着尤长靖的肩,在他耳边悄悄地说。


  尤长靖面色不变,心跳漏了一拍,看一眼各自忙碌的队友,询问他:“为什么?”


  陈立农摸了一下鼻子,选择了说实话:“刚才那样抱着你,我觉得很好,就想到能一直这样就好了。”


  刚才他们两个坐在一起 ,陈立农靠在沙发上,尤长靖窝在他怀里。他的手从尤长靖背后过去,把他整个人都圈在自己的地盘里。


  这感觉很棒。尤其是两人都穿着睡衣,陈立农就忍不住心猿意马,想到一些其他的东西。


  他成年已经两个月,有些事情却还没有尝试。


  尤长靖不知他想得这么“深入”,只是认真考虑了一下,说:“好啊。那我们要开始找房子。”


  同居并不是什么稀罕事,尤长靖对此没有什么意见。只会开始考虑曝光的问题,两人同居如果被拍到,也会有一些麻烦。


  不过没关系,可以找那些已经住在一起的情侣们求经验。


  很快,他们在朋友的建议下,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小公寓。房子有七十多平,不算大,但重在隐秘,小区的安保工作很好,不容易被狗仔偷拍,私生饭混进来的几率也很小。


  房子的主卧带阳台,阳台朝南,光照充足,以后可以在上面养些花。厨房设备齐全,有一个很大的冰箱,据说是户主很喜欢做饭。客厅里还有一架钢琴,也是户主留下的。户主得知他们都是歌手,说允许他们使用,但务必要保养好。


  总之,两人对这套房子都特别满意,合同签订后马上就住了进来。入住的第一天收拾行李,直到晚上才空下来,洗了个澡就迫不及待地在沙发上瘫着。


  “搬家好累啊。”尤长靖抓着一袋子零食吃,这一天都没空做饭,他想体验一下新厨房,但实在不想动了。冰箱里也还没来得及买菜放进去。


  “好了啦,东西基本都整理好了,明天我们就没有太多事了。”陈立农安抚他。他知道搬家是自己提的,辛苦也是因为他所致,所以一直都有在努力分担更多。好多物品的规整和摆放都是他在做,尤长靖相对会轻松一点。“你不要吃这个啦。”他把尤长靖手中的薯片抽走,“这个油炸的,你少吃点。”


  “可是剩下的只有这个啊,冰箱里也没菜,不然我可以自己做。”他们今天也没带太多零食,他自己屯的一些面包管饱的,早就吃完了。这剩的都是陈立农屯的,除了两包薯片,剩下的全是泡面。


  “明天我们去超市买菜,还要买牛奶。”陈立农拿出两袋泡面,“我去煮面给你吃,你再翻翻还有没有草莓牛奶,我明明记得还有一瓶啊。”


  尤长靖望着他的背影,有些心虚。


  那瓶牛奶自然是被他喝掉的。别的东西还好,陈立农只管他不能吃太多。但草莓牛奶是陈立农的最爱,陈立农一直强调:“你不要偷喝我的草莓牛奶哦,你想要喝我去给你买,但我的草莓牛奶每天晚上一瓶,没有喝的话我会晚上睡不着觉。”


  可他也不是故意的啊,是当时就翻出来,随手就给打开了,也没有注意看是什么。他喝了两口才反应过来,本来想跟陈立农说,可当时陈立农正好去接电话。被这么一打岔,他就没说成,心里也想着一会儿出去买了还给他。可是后来……他忘了。


  现在十点多,小区里的超市不知道有没有关门。


  尤长靖左思右想,还是决定坦诚认错。太晚了,他不敢一个人出去。尤其是他们住29楼,晚上坐电梯他一个人害怕。


  于是陈立农端着面回来,就看见他脸上忏悔的表情。


  “喝掉了?”陈立农的声音抬高,似乎是有些意外的样子,继而恍悟,“我就说记得还有一瓶啊,我怎么会记错。”


  “对不起啦。”尤长靖怕他生气,小声地凑过去拉他袖子,装可怜。


  陈立农看了他几秒,然后一拍手:“我知道了。”


  “知道什么?”尤长靖吓一跳,以为他是想到了什么“报复”的方法。


  陈立农是起了一个“坏”心思,他说:“我今天晚上睡不着,那你也不许睡。”


  “那、我们要做什么?”尤长靖没有想太多,他就很直观地认为,陈立农睡不着,肯定不想看他睡,所以肯定是要他醒着,陪他一起失眠。


  “哼哼,等到了床上去再说。”陈立农夹起一束面,吹了吹,等到不烫了喂到尤长靖嘴里,“先尝尝我的新口味泡面。”


  “什么味道的?”尤长靖边问边张开嘴,“没有什么特殊啊。”甚至就是很普通的泡面,因为没有食材,今晚的泡面里什么都没有加,都不是用牛奶煮的。


  “同居面啊。”陈立农说得一本正经,“这是我们同居的第一‘碗’,一定要让它特殊一点。”


  尤长靖没有听出他的暗示,却意外地接住了。他说:“今天是第一晚诶。我们同居的第一个晚上,不睡就不睡好了。”


  陈立农笑了,又喂他吃一口,然后自己吃。


  吃完面,两个人终于能躺到床上了。陈立农先是去阳台看了一下夜景。楼层高的好处就是视野宽阔,外面的夜色很好,夜空宁静,有一轮弯月,还点了几颗星星。不过有点冷,此刻是12月,温度已经零下,阳台上虽然也有一根暖气管,但肯定没有屋子里温暖。


  他就看了两眼,然后回到房间里,关好阳台门。


  尤长靖正侧躺在床上玩手机。今天一天都没怎么看手机,有些消息要回复一下。


  陈立农慢条斯理地脱掉睡衣,然后等了一会儿,问:“处理完了吗?”


  “嗯?”尤长靖又回了一条消息。是他们几个亲友的群里,大家在问他同居的感觉怎么样。他回到“忙死了,搬了一天的东西,还没有好好感受新家。”


  朋友问他现在在干嘛。他回答说在床上。


  “那陈立农呢?”


  “在旁边看着我啊。”


  “他没有扑上来?”


  “什么扑——”


  陈立农扑了上去。


  尤长靖的手机滑到一旁,余光还能看见上面跳出几条消息,但他没功夫去看了。陈立农抱着他,手挪到他身子底下,圈着他的腰,然后另一只手搁在他下巴上。


  “干嘛?”尤长靖不喜欢别人的视线从这种角度投过来,尤其是手还捏着他下巴。是在捏肉嘛?


  所以说同居要慎重。虽然他们以前也住一起过,也睡同一个房间,还把床拼在一起。但都是几天的事,他会很注意。


  同居就没有办法注意了,迟早都会看到最不好的一面,什么都没有办法隐藏。


  人的缺点,怪异的癖好都是在同居时暴露的。


  很多情侣,平时都你侬我侬,看着特别好,结婚后却开始吵架。这不是“到手了就不珍惜”的问题,是很多毛病,都是同居后才能发现。


  因此,尤长靖作为一个成年人,比陈立农大6岁,在同居这件事情上却一直没有主动提出。


  如今终于还是到了这一天。


  “不要捏我下巴。”尤长靖有点抗拒。


  “为什么?”陈立农问,手改挪到他头上,摸一摸他卷卷的头发,“是不是因为感觉很像霸道总裁电视剧里面的情节?”他突发奇想,笑道,“会有一点尴尬,对不对?”


  “什么霸道……”尤长靖没有跟上他的脑回路,半天才反应过来,“什么啊,我是怕你觉得我下巴上肉很多。”


  陈立农愣了愣,有些无语。“我就说我们没有默契。”他看着尤长靖,心里还是有些不服, “一点默契都没有!”他捏着尤长靖的脸说。


  “你干嘛?”尤长靖伸手给他捏回去,“同居就是为了欺负我吗?没有摄像头了是不是?”


  说起来还真是感慨,以前虽然在一起睡过好几回,但每次都有摄像头。就算睡觉时把摄像头遮住,心里也不安稳。


  如今终于有自己的私人空间了,两个人能在一起的私人空间。


  尤长靖想想又觉得很开心,双手把他抱住,把头埋在他身上蹭了蹭。他的位置,蹭的正好是陈立农的胸。


  “你胸很硬诶。”他像有什么新发现一样,抬起头,伸出手指来戳了戳,“你最近是又健身了吗?”


  “嗯哼。”陈立农很得意,胸硬是好事,男人就是硬一点才好,尤长靖夸他他自然得意了。然后他又故意说道,“你摸了我的,那我也要摸你。”


  “不要。”尤长靖赶紧捂住自己的胸,笑着道,“我胸没有这么硬,是软的。”他身上的肉都是软的。


  “是吗?那我要摸过才知道哦。”陈立农伸出手,去摸他的胸。


  摸到了尤长靖的心跳,节奏有点快。


  “你心跳得很快诶。”陈立农看着他说。


  “是吗?”尤长靖的眼睛抬起,注视着他。


  夜里静悄悄的,房间里只亮着床头的暖灯。有一点光线,又不算明亮,透着一些暧昧的气氛。


  尤长靖的眼睛,非常漂亮。


  陈立农凑了过去。




  “我有点困了。”很久以后尤长靖说。


  “那睡觉吧。”陈立农抱着他,把被子盖好。


  “可是你不是睡不着吗?”尤长靖还记得把他草莓牛奶喝掉的事。


  “没关系。”陈立农的声音里带着一点笑意,也很温柔,在诉说情话,“那是我自己一个人。现在有你在身边,我怎么会睡不着。”


  尤长靖扭动了一下,在他怀里咯咯笑。




  “长靖。”


  “嗯?”


  “我们同居了。”




  “嗯。”




  我们同居了。

好想小延啊啊啊啊啊
快出歌吧

2018啦

提前回来了

有点迷茫 太浪费时间了 应该停止探索学习的方法了 要脚踏实地的。自己去总结摸索

看了一部电影羞羞的铁拳哈哈哈哈哈哈还行吧

第二次月考over

非常开心!!!!!今天体检还看到了她们超开心哒@

太衰了。饭谁谁结婚 饭谁谁有儿子md好想哭

卖个萌_(´ཀ`」 ∠)_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龙队加油啊 好紧张QAQ